首页 > 资讯 > 财经 > 正文

辣子鸡说 | 金沙江联合资本周奇:3次跨界4次转型获得数百倍回报,得益于创业者

2019-07-30 16:48:11来源:中国金融商报网

广东话里有个说法,叫做捞过界,表达干别人的工作范围之内的事,赚该由别人赚的钱的意思。这个曾经略带贬义的词,却被越来越多地用于形容人们在...

广东话里有个说法,叫做“捞过界”,表达“干别人的工作范围之内的事,赚该由别人赚的钱”的意思。这个曾经略带贬义的词,却被越来越多地用于形容人们在不同专业领域之间的跨越、客串、优势糅合……随着使用场景更加丰富多变,它也有了一些更中性、更具逼格的替代词——“转型”、“跨界”。

而当“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高调的主旋律,这个全民不是在创业就是在谈论创业的时代,“跨界”、“转型”在创投圈掀起了一阵又一阵更快速更凶猛的浪潮。

金沙江联合资本管理合伙人周奇,仅用三四年时间就完成了从技术研发到技术销售,再到企业管理者和投资人的身份转型。自诩“伴随秒针奔跑的时间追逐者”的他,曾辗转于日本的世界五百强企业,曾创造过从零到数亿美金的销售业绩,曾出任跨国企业思考电机的CEO,投资获得过几百倍的回报......周奇的转型过程,可谓战绩斐然。

现在,我们就跟随《辣子鸡说》的视角,进一步了解周奇转型背后的故事。

3次跨界,4次转型

生命不息,突破不止

从日本京都大学通讯与计算机工程专业毕业后,周奇就职于索尼爱立信(日本总部)研发部任职。他告诉我们,日本的职场环境是非常稳定的,大企业往往是很多毕业生所向往的,一旦进入就沉浸在那个环境里直到退休。悠闲且略带无聊的工作却让年少气盛、对未来充满探索欲的周奇惴惴不安。2007年iPhone第一代面世,让原本被日本本土品牌垄断的手机市场掀起轩然大波。次年,日本企业又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经营状况不佳,iPhone很快席卷了日本市场。这让周奇看到了“铁板一块”的传统日本市场将会给中国企业带来巨大的机会,于是萌生了转型的想法,并且,想法也很快就付诸了实践。

周奇于2008年加入华为终端,并受命组建了NTT系统部并出任部长。半年后,华为就突破了日本最大、全球第二大运营商NTT。 “日本运营商在对产品和技术上的严苛程度在全球范围内是数一数二的,突破NTT在华为公司内部具有很高的标志性作用”。2010年度,周奇就被授予华为“金牌员工奖”,几乎是华为员工中以最快速度获此殊荣的人。在他的领导下,NTT系统部仅用3年时间就完成了从0到数亿美金的年销售收入。

周奇坦言,“能够快速转型成大销售,最大的优势在于我有一定的技术背景,能在关键的技术要点上与客户同频沟通,最快的Get到用户的真实需求”。“当时华为的产品几乎都是运营商深度定制的产品,即ODM模式,这其中涉及到非常多的如通信协议的定制、电气和通信标准的合规性定制等方面的细节,研发出身的我上手确实会比较快。”

在他职业发展正蒸蒸日上的时候,周奇却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在日本积攒的所有人脉和商业资源,选择了回国进军创投行业。“秒针回到了午夜零点,我要重新开始与时间追逐”。

周奇回忆道,“从自己在2004年读研究生时候赚到人生第一桶金,到后来任职世界500强企业的部门高管,积累不少财富和人脉资源,但都未曾下定过决心全身心去创业,那就做一些为创业者服务的事吧”。2011年回国后,他先后参与多家企业的经营管理,同时也参与收购、投资数十家公司,并于2015年正式加入金沙江联合资本,所投项目给他带来了数百倍的回报。

周奇每做一个决定,都让他迎来全新的挑战——“创业投资的时钟里,每过一秒都是经历和沉淀,而下一秒却又充满未知和冒险”,他享受其中,乐此不疲。

颠覆性创新,注重行业壁垒

更能触及投资人的兴奋点

一次次的职业转型,也是周奇一次又一次的学习升级和能力升级,2011年回国后,他在收购、商业模式设计、投融资服务等领域打下了累累战果。“我喜欢投资,具有颠覆性创新和注重行业壁垒的项目及创业者,更吸引我,更能触及我的兴奋点。”

那么,何为颠覆性创新?他表示,“如果你告诉我,这个东西别人没有做过,它可以有风险,从研发到批量产出、再到教育市场普及,可以耗时很长,一旦它被用户、被产业所接受,就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回报。这就是我最大的兴奋点”。就如金沙江联合资本2005年投资的晶能光电,2015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历时10年之久才让这个技术实现真正量产化。技术类投资周期虽然较长,但其投资回报是值得让人期待的。

何又为行业壁垒?周奇做出了详尽解释。“我是技术出身,但我从来不迷信技术,行业里没有绝对的技术壁垒,世界上聪明人那么多,几乎不存在只有你能做、而别人做不出来的技术。”那什么才是最高壁垒呢?——商业壁垒。周奇举例道,“我们投资的乐播科技,它是小米、乐视、海信、康佳、夏普、飞利浦、极米等品牌的大屏终端背后的多屏互动技术提供方。乐播科技通过高清画质、低延迟、连接快等先进投屏技术,已经完成了1.6亿的电视端预装,迅速占领了大屏终端市场。并以此打通了大屏终端与多系统平台及几十款大流量APP的多对多关系,成为这个多对多关系中的唯一连接器。乐播科技也由此完成了技术壁垒向商业壁垒的转换,并且这个商业壁垒非常高。”周奇建议,就算像乐播这样的技术型公司,在特定的时间点上建立了一定的技术优势,也应争取在短时间内将技术壁垒迅速转化为商业壁垒。

探究产业动向,刷新产业认知

创业者成就了投资人

金沙江联合资本专注于高科技产业股权投资,重点投向为泛人工智能(如机器人、先进制造、自动驾驶等)、新能源和节能环保等领域,同时,产业互联网赛道也是基金重点关注的方向。周奇告诉我们,“金沙江联合资本的结构体系、招人标准会偏向于工科背景、有企业经营管理经验的人,因为工科出身、自己做过企业经营管理,对产业的理解和对技术的理解也会更深一点。”但技术出身的周奇,却未能避免在技术投资领域“翻车”。

“曾经我也试图拨快时钟急于求成,没有经过足够思考的项目最终都只能丢盔弃甲,我必须清醒地把大脑和秒针调整成一致的步伐,才能跑得赢这场游戏”。为此,他也告诫创业者,“成功道路千万条,执着创业第一条”。

首先,中国是一个很好的创业热土,市场容量大,客户和社会给予创业者的容忍度也很强。但与此同时,创业者也要清晰地认知到,创业成功的概率很低。周奇透露了一组数据,“据国家工商总局2017年9月的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在工商总局注册的企业总数是2907.23万家,其中民营企业2607.29万家,而同期A股上市公司却只有3328家。如果以IPO作为一个创业成功的标准,那创业成功就是一个万里挑一的概率,并且耗时很长。”

其次,“创业与时机密切挂钩,但我必须告诫,不要轻易地去追风口。大家只看到被吹起来的猪,却没看到绝大多数的猪根本飞不起来。我们投硬核科技的,既关注创始人的行业积累,也尊重行业规律,不合时宜的行业颠覆,最终只会被行业所颠覆,落得个车仰马翻。”

再而,创业必须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要提高创业的成功率,就要做自己擅长的事,积累的知识越多、经验越丰富,对这个行业的了解越细致,才有更大胜出的机会。“希望创业者和我们创投机构一起,不心浮气躁、不急于求成。创业就是马拉松,就是要准备好十年磨一剑。”

在投资上,周奇也坚持“无比较,不投资”。他认为,创业投资里没有全能的专家,没有可借鉴的答案,一切都在动态变化之中,只有深入研究过这个行业的多家企业,才能了解行业动态。同时,技术出身的投资人千万不要以为自己能跟创始人聊上几句技术的话题、创始人表扬你几句“好专业”就沾沾自喜,就以为自己运筹帷幄了。就算是在投资人专业范围内的项目,投资人能理解的也只不过是皮毛。否则,投资人不就该自己去创业了么?

所以周奇疯狂地看项目,如饥似渴地探究前沿科技和产业动向,甚至牺牲了自己的业余爱好。他表示,“我们所有对产业的认知,都得益于创业者的分享。所以我对创业者是非常感激和尊重的,因为我们这些产业投资人,其实是创业者培育出来的。每一个优秀的投资人,都是创业者成就的。”

责任编辑:孙知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太平洋财富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